首页 > 新闻资讯
花田溪民宿的十八个老板娘

残缺了的一缕烈日,不留痕迹的把自己藏匿,两只燕子轻盈掠过,悄悄的剪断了夏的尾巴,又是一个夜爽露珠瘦,星空清幽月色柔的初秋。

早落的梧桐树叶,会伴着初秋的凉风,飘然起舞,渐渐地悄悄凋落。满载收成的农人,偶遇沉淀金黄的秋,隐隐的让人闻到了成熟的味道。其间,秋意泛起一帘细雨,稠稠密密,冷冷清清。

油纸伞是一朵开在婺源的花,一把灵动的油纸伞,应该走在一条古老曲折的小巷,那里有青石板路,有杏花竹影,有长满青苔的古渡口,脚尖掠过无声无息,身影如风般轻盈。

那时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油纸伞被花田溪工作人员搁置在田野间、马头墙上、板凳桥旁,隔着老远都能看到红艳艳、黄灿灿的油纸伞舒展平铺。

虽然活动已过,但是那油纸伞盛开在花田溪的场景,小编我情不自禁还想大喊一声:“卖伞咯!买伞还能看到咱们老板娘画伞嘞!”

粉墙黛瓦一角,有位佳人,身着素色旗袍,手执一油纸伞伫立,在不经意间沾惹着怀旧的气韵,蹉跎着烟雨红尘。让那份含烟飘渺从骨髓一直流淌在纤纤指尖。

此般温柔,让人迷恋、令人沉醉。

好一个时光荏苒,积淀层层,尚存旧韵;

好一个悠悠岁月,经久摩挲,方成思溪;

好一个执伞西施,幽幽怨怨,袅袅婷婷,一人一伞一风景……

好一个执伞亦画伞的西施!

破晓时,轩窗微开,对镜贴花,淡扫蛾眉,旗袍裹身,亭亭玉立也;黄昏时,凭阑处,庭院深深,疏影横斜,纱帘飞扬,身着旗袍,素手执笔,娴雅清柔,含蓄婉约,尽显温婉女子独有的气韵。墨染素油纸伞面,棕带黑墨俏花枝,粉色一点雪中梅,又是一季梅花伞上开。

温婉的执伞西施,姓胡,名燕敏,此外还有另一个别称,那就是咱花田溪十八老板娘中的“胡二娘”!

她有着霜染秋韵般的静美明净,那一脉云淡风清般的清柔,那一袭笑迎风霜时的淡然,是落樱缤纷时的赏心悦目,是秋水长天般的清澄透净,是雨打芭蕉时的轻柔絮语,是秋阳浅照时的温暖盈怀。

“一桥,一溪,一花月;一人,一伞,一风景。”深深的喜欢,耳濡目染之下,执伞胡二娘也就有了淡淡的书卷气韵,乍一看便是一卷墨韵素雅的水墨画。稠绵细雨,淡淡茶香,悠悠水乡,这醉了人的思溪吾乡……

小桥流水的婺源,古巷里,青石上,裹着素色旗袍的丁香女子,于濛濛烟雨中,携着一缕暗香,从古老的雨巷中翩翩走来,那盈盈秋波,凝眸一望,便是千年。婺源的山山水水有各色各样、丰富多彩的形态,也唯有原始的画作才能在纸上留下这一片山水。

活动当天来了两位水墨画师,因其年长,我们尊他们是老师。

由深入浅,几重墨色,淡描几笔却将山水的神韵跃然在纸伞上。世人大多眼浅,只能见其皮,却不能见其骨,也只有对生活体味透彻的,才能看见人的骨像,自然就能够将这副水墨了然于胸。

墨色,虚虚实实,掩映着朦胧。它有五色:焦、浓、重、淡、清,虽不及五彩,可是墨色的多变却如兼五彩。而画师老师看似随意的几笔,却是将这五色的层次简单粗暴的表现出来。这五色便是水墨的骨像。

粉墙又黛瓦,精雕细琢巧镂花,乃思溪也。

秋意渐浓,乍暖还寒犹未定,手执一把油纸伞,观尽江南烟雨,望邂逅来人……


上一篇:花田溪——我在花海烂漫处,等你
下一篇:无

版权所有©江西花田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备案号:赣ICP备17000473号-1 技术支持:江西华邦

电话:18870361199  联系人:张先生 地址: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思口镇思溪

;